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论坛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会分会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会分会

第四届国际人体微生态大会(IHMC)(杭州 九月)

论文推荐

当前所在位置: 论文推荐

(综述)等待肝移植的原发性肝癌患者的局部治疗影响其移植的可能性和肿瘤的复发率

被浏览了 次,发表时间:2013-11-18 15:14:00,来自: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会分会

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 陈可夫 徐文胜

来自意大利Bologna大学普外科和器官移植科的Matteo Cescon, Alessandro Cucchetti, Matteo Ravaioli, Antonio Daniele Pinna对近年来已发表的研究成果进行了总结分析,提出了适用于预行肝移植的肝细胞癌患者接受新辅助治疗的新观念。
在许多移植中心对等待肝移植(LT)的原发性肝癌(HCC)患者实施局部的治疗很常见。然而,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治疗对于T1期肿瘤和LT预期等待时间< 6个月的患者的预后有益。对于T2期肿瘤和需要等待更长时间进行肝移植的患者,则通常选择性地给予新辅助治疗,即经动脉化学栓塞术(TACE),消融技术或肝切除术。这些治疗的选择应该遵循巴塞罗那肝癌临床分级系统(BCLC)。目前虽然没有证据支持消融/切除技术比TACE更有优势,但一些研究指出,前者在得到完全应答方面表现出更好的效果。应该用实体肿瘤疗效评价标准(mRECIST)(修订版)标准来评价新辅助治疗的疗效,但极少有研究采用这一标准和适当的分析因素来评估治疗效果。目前还罕有将新辅助治疗失访率对预后影响与LT后HCC复发率和患者生存率进行同时评价的报道。肿瘤分期和体积、甲胎蛋白(AFP)水平、治疗反应以及肝功能等都影响LT前患者的预后,以上因素和血管浸润及低肿瘤分化程度是导致LT预后差的主要决定因素。由于缺少有明确定义入选标准的前瞻性研究,并且研究结果显示没有统计学差异,上述治疗的作用仍有待明确证实。新的分子标记物对于评价预后和/或疗效似乎具有一定意义。另一方面,由于长期缺少器官捐献者,并且新辅助治疗可以帮助了解患者癌症进展的概率大小,因此可通过校正HCC加权分数来权衡HCC和非HCC肝移植受者的优先级别。
根据已有的研究成果,作者提出了以下适用于预行肝移植的HCC患者接受新辅助治疗的观念:
    (1) 尽管对于预期等待时间超过6个月的准备肝移植的HCC患者,目前已经有了新辅助治疗共识性的指导意见。然而,如果以治疗应答作为优先选择参数,且在等待移植时间不能确定时,对于大多数等待肝移植患者,尤其是那些处于肿瘤进展风险期的患者,采用普遍性的治疗策略是合理的。
(2)运用mRECIST标准评估新辅助治疗的疗效,并且需以3个月为周期进行再评估。评估内容应包括放射学影像检查和血清AFP。
(3)通过BCLC评分系统选择局部治疗方案,包括TACE和标准消融技术(射频消融技术,RFA),经皮乙醇注射技术(PEI);在肝功能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应用腹腔镜进行消融;在一些有经验的中心对于BCLC 0-A级的患者,可以肝切除术作为桥接和预先处理;其他治疗包括动脉栓塞化疗+药物缓解微球技术(TACE-DEB),经动脉射频栓塞术(TARE),放疗,微波消融,冷冻消融术和不可逆电穿孔术,然而这些治疗前景仍需进一步的研究。
(4)选择新辅助治疗,特别是选择多模式治疗方法,有以下3个主要的目的:A 在预期需长时间等待移植中能有效的控制HCC;B 了解患者癌症进展的概率大小;C 根据危险分级,通过校正的HCC加权的分数辅助确定HCC和非HCC肝移植受者的优先级别。
(5)由于缺少有明确定义入选标准的前瞻性研究,并且研究结果显示不存在没有统计学差异,上述治疗的作用仍有待明确证实。
(6)虽然新的分子标记物能够更好地预测肿瘤生物学行为和/或治疗效果,已有的研究成果也显示了可喜的成绩,但是它们目前仍无法在临床上常规应用。
(主要信息来源:J Hepatol 2013年第58卷第3期)

沪ICP备06003978号